目前分類:詩非詩·詞非詞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最好吃的粽子
    
不在專賣店熱騰騰的蒸籠裡
    
不在標榜珍貴的廣告噱頭裡
    
更不在高級飯店精心鋪擺的金盤銀碗裡

山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

日記 ◎鍾玦

有一箱陳年日記,所有往事沈在這裡。
想回憶,無從找起,想忘記,難以丟棄。
倒出滿箱的日記,無數個昨天從頭翻起,
結痂的傷痕,夢般的甜蜜
還殘留醺醉的痕跡。

有一箱陳年日記,我的愛恨都在這裡。
想回憶,已無意義,塵封的,何必再提。
收拾殘舊的日記,讓昨天從今日裡逝去
枯萎的歡顏、凝結的淚滴,
就讓它沈入心最底

陳年的日記,今已非往昔
漸遠的足跡,追不回過去
陳年的日記,太多的回憶
斑剝的字跡,撂倒了自己


山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  〈新娘〉是我和妹妹阿輪合作的一首歌,2001年收錄於黃妃〈紅桃12 〉專輯中。
  2001那年我寫了一些像詩又不算是詩的東西(姑且稱作詩非詩吧),其中包括了幾首歌詞,而〈新娘〉是唯一被譜成歌曲的。
  雖然〈新娘〉並未走紅,但能和自己的妹妹一起創作,已經夠幸福的了,所以她對我來說是意義非凡的,在此讓我特別介紹給大家吧。

山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這是早期剛投入寫作時發表的散文小品,文中藉一紙風箏舒發個人對這塊我們賴以生長的土地—台灣—的情感。

             2000.3.3台灣日報副刊 


  我是一紙自由的風箏,越過峻嶺殘雪,穿過雲海,奮力向上追逐著,更遠更遼闊的天空。
  乘著風,我是一紙永不斷線的風箏,任我恣意地遨遊飛翔,徜徉在美麗多變的萬千雲朵中。而,終於,我還會遙遙地牽絆起來,懸念那繫著線的另一端的——我們的家。
  家,總是緊緊的繫牢了我,在順風的時刻,輕輕將手牽動,於是,循著線我便回來了。那是當我累了,倦了,受傷了,唯一還擁我入懷的溫暖的手。
  當我高飛,家,從眼底模糊成一座身披煙波雲濤的美麗仙島,朦朧中彷彿還依稀可見:遙遠的三百年前,先民冒險衝破驚濤駭浪,以勇氣征服海洋,在這海上仙島靠了岸,開始艱苦地以血汗墾荒⋯⋯終於,一代一代薪薪相傳⋯⋯
  我朝著島的方向飛去,視線中映照出的,細密的山川田壤,於是漸漸放大,家,在拉近的焦距中愈來愈清晰,也許美麗盡失,也許風華殆盡,而,家始終是我的家,因為那兒,有無可取代的,溫暖。

山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